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读后感:对生命的召唤——读孔林《散文诗三章》有感

2022-12-5 17:14| 发布者: zhwyw| 查看: 16593| 评论: 0|原作者: 云帆沧海|来自: 中华文艺网

对生命的召唤

——读孔林《散文诗三章》有感

云帆沧海



   生命是由时间构成的,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应当是宝贵的,我们应当珍惜它。数着日子过,“像数着春树的嫩芽,夏日的幻果,深秋的落叶......”,诗的开头作者以清新、轻快的语调为我们形象地展示出时间的连续性。“春”、“夏”、“秋”......这是时间循环交替的规律性。

   每个人从小孩踏进少年期后,就进入了美妙梦幻的时期,这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,充满信念和希望的时期。所有组成少年的日子是“洁白的羽毛”,丰满着我“思维的翅膀”,少年时期最富有梦幻,最富有想象,这时的“目光总注视着高深辽远的天空,飞鸟和鹰”。每个人在自己的少年期都爱编织着生命的花环。少年的一颗心被自由的白云载着悠悠远去,去寻找着那理想的世界。

   作者在诗中说:“中年时,我曾将这习惯忘掉了”,我们许多人都是这样,一旦进入中年期,那少年的梦也远去了,目光也从注视天空、飞鸟和鹰中收了回来,那种天天数着日子过的习惯也没有了,时间的观念在此时也淡化了。直到“青丝渗进白发才猛醒”,觉得仿佛失去了什么,失去了什么呢?作者不说,我们心里应清楚:岁月不饶人。在你不经意,不觉得时间在飞快地流逝中,“黑发”却变成了“白发”,此时才感叹人生的短暂。“心中一阵空虚,惶惑,惆怅,迷迷茫茫的梦应接不遐,有的碎成暗淡的碎片”,自己的心中开始寻觅、徘徊。才在微笑着的明月之下找到了真实的我,寻回了远去的少年之梦,强化了时间观念,重新认真地数着日子,心里才真正体验到时间一去不复返,也就不愿撕墙上的日历,不愿看秋雨的啼泣。

   可是,太阳还是要离我们远去,时间是永远向前的,那种希望一切静止,凝固保持盛夏的旺情之意愿和不愿听落日的“明天再见”的呼唤,实际上是作者对生命的召唤。



   《思乡》这首散文诗,作者以思念的笔调把我们带进一个遥远的梦中,带进一个美妙的世界之中。“雨点轻声的敲响深沉的夜,敲响窗楞和门板,敲打着我的胸膛”,在这样一个深沉的雨夜,此时此景此人,不免要怀想那片养育自己的故乡之土。由于思念的心情加重,必然会产生一个美妙的梦境,来慰藉自己空虚的心灵。

   此时,作者用悠悠的笔调,简练诗化的语言把我们引进了一个洁白净化的梦幻之中:孤独的云彷徨在天边,空空荡荡的大地,田野上挎篮站立着一位妇人,等待着什么?此时,一个牧童手舞金黄色的苦菜花,颤悠悠地向妇人跑去。这是一幅极富有情趣,充满着人间暖流的画。真是令人陶醉,令人遐想,令人流连忘返的美好时光。作者采用把思念之情寄托于梦幻之中的写法含而不露,饱和着一片情思。直到钟声划破了遥远、迷离、朦胧的梦幻,金黄的苦菜花变成了一封母亲的来信,才知天亮了。“天空晴朗而明亮,瑰丽的鲜花簇拥着青砖红瓦的小楼”,“一缕乳白色的曙光透过窗口射落在床上……”,前后不同环境的对比烘托,实际上是心灵感觉的过程,感受到那明媚的时光照射到了心灵,那美丽浪漫的童年永驻了心中,使自己的心灵又一次地沐浴在美好的时光之中,激起了对生命的召唤之情。



   “黄皮肤紧贴着黄土地,庄重的卧势。时间在高高的额骨上,完成最后一道年轮。长臂和手终于伸直了,花白的胡须犹如霜天下的小草,稀稀疏疏的站立出性格的顽强”。作者用触及灵魂的语言为我们呈现出悲壮、雄伟的人生。以一个老人的去世使我们看到了美丽而残酷的生命。

   不论虚度年华的人还是寸秒必珍的人都有残酷的生命终点在等待着。想在残酷中有一种庄严的美,就必须在生命的召唤之中找回真实的人生。这样,风才会寻找你的声音,太阳才会寻找你的影子。诗中的形象在田野上消失后,老树在“静立”,红辣椒在“沉默”,猪娃子在等待呼唤……,曾经拥有的大自然都在寄托哀思。作者在这里以广阔的情思追恋着逝去的美的生命,只要在人间留下了一道美的痕迹,你的生命就会被“一场滂沱大雨”淋着,上苍都会感叹和咏叹你的生命,使你的生命获得永生,存在于天地之中。才会呈现出一种壮丽的人生!


附:

散文诗三章

孔林


我数着日子

我数着日子,像数着春树的嫩芽,夏日的幻果,深秋的落叶……
少年的日子是洁白的羽毛,丰满了我思维的翅膀,目光总注视着高深辽远的天空,飞鸟和鹰,自由的白云载着我的心悠悠远去。
中年时,我曾将这习惯忘掉了,直到青丝渗进白发才猛醒,人仿佛失去了什么,心中一阵空虚,惶惑,惆怅,迷迷茫茫的梦应接不遐,有的碎成暗淡的碎片,让我在无边无际中寻觅,在空空荡荡中徘徊,有时我将微小的碎片对成一面明镜,镜中闪现出真实的我,窗口微笑着一轮明月。
此时,我又在认真地数着日子,却不愿撕掉墙上的日历,不爱听秋风吟唱,更不愿看到秋雨的啼泣。
太阳要似乎离我远去了。
我希望一切都是静止的,一切都凝固成永恒的姿态,保持盛夏的旺情,以至不愿听到太阳在西山的一声呼唤:
——朋友,明天再见!


思乡

雨点轻声的敲响深沉的夜,敲响窗楞和门板,敲打着我的胸膛。
梦中,我读到童年的风景,一位妇人在田野上挎篮站立,大地空空荡荡,孤独的云彷徨在天边。
手中挥舞着金黄色苦菜花的牧童,颤悠悠地向妇人跑去,顿时,一股人间暖流注入我的心房。
这景致,遥远,迷离,朦胧。
不知何时敲打声消逝了,薄薄的雾化为晶莹的露珠,闪烁着绿色的生命,天空晴朗而明亮,瑰丽的鲜花簇拥着青砖红瓦的小楼。
海关钟声响了六下,一缕乳白色的曙光透过窗口射落在床上,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想再读那金黄的苦菜花,然而,手中紧握着的却是母亲的来信。


老人

一根扭紧的弦,訇然绷断了。
大地沉寂。
风,在旷野寻找熟悉的声音,太阳在寻找影子。
黄皮肤紧贴着黄土地,庄重的卧势。
时间在高高的额骨上,完成最后一道年轮。
长臂和手终于伸直了,花白的胡须犹如霜天下的小草,稀稀疏疏的站立出性格的顽强。
他刚刚告别田野,泥土从手中接过最后一颗种子。
疲癃的老树提着玉米肃穆静立,储着温暖的草垛,火爆的红辣椒,浓缩着压抑的沉默。
猪娃子拥挤在槽头,似乎在等待,却得不到熟悉的呼唤,不懂事的小牛犊有滋有味的咀嚼着满足。
不会再有梦幻了,破碎的梦,完整的梦像风化的石子铺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,踏着这些石子,脚下虽然坎坷,毕竟在人间留下痕迹。
烦恼,忧虑,焦躁都平静地闭合了。
期待,挣扎,劳累在安详中休息。
只有那油漆大门,依然含着远景。
当沉寂在哑口无言,黯然神伤中醒来的时候,雷暴裹挟乌云霈然而降。
一场滂沱大雨。

——原载《诗潮》总第47期


审稿编辑:  | 责任编辑:牧 

相关阅读